斯诺登披露:美国日本秘密合作60多年 监控中国

2018-06-25 作者:采集侠   |   浏览(

   斯诺登:美国日本秘密合作60多年 监控亚太地区

  据日媒援引美国网络媒体“Intercept”称,美国中情局(CIA)前雇员斯诺登带出的机密文件中,共有13份有关美国与日本谍报活动合作等的文件,并从24日起在网上陆续公布。

  上述文件中写道,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和日本维持了近60多年的复杂关系。

  斯诺登是CIA前雇员,2013年向媒体提供了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从大型通讯公司和互联网企业秘密收集的私人电话通话记录,以及电子邮件内容等机密文件,后来前往俄罗斯。

  斯诺登公布的文件显示NSA和日本政府长时间保持合作关系

 

  根据斯诺登公布的文件,NSA在日本至少设立了三个秘密监控站,日本政府花费了数亿美元协助修建维护这些监控站。这些监控站用于监控亚太地区,同时发动网络攻击。作为交换,NSA为日本提供间谍训练、高精尖的监控设备,并与其共享部分情报。

  除此之外,NSA为日本提供了一项名为XKEYSCORE的大规模监控系统,该系统被认为是最强悍的间谍设备,可以对“普通用户在网上做的所有事情”进行监控。日本也可能因存在侵犯隐私等情况而引发外界担忧。

  尽管日本政府一直在为NSA的设施买单,却依然没有逃过NSA对其的监控。而对于为NSA支付的巨额账单,日本的纳税人毫不知情。

  目前NSA与日本官方还没有对曝光文件进行回应。

  二战后合作 因韩国客机事件闹矛盾

  据界面4月25日报道,1952年,美英等48个二战战胜国在排除中国的情况下与日本片面达成的《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》生效,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地位恢复正常。当时正处于冷战时期,日本被美国认为是对抗社会主义阵营的重要盟友,从这时起,NSA便开始了与日本政府的秘密合作。

  最开始,NSA在东京的“哈迪军营”(Hardy Barracks)里设立了一个办公室。通过这个办公室,NSA与日本的监控机构讯号情报局(SIGINT)合作,用假身份秘密进行地下监控活动。

  随着两国关系的加强,NSA逐渐认为不再需要在日本隐藏身份。在2007年10月23日的一份文件中,NSA宣布关闭在哈迪军营中的办公室,“为了让NSA和日本的关系进入另一个阶段”,将办公室直接搬到了东京的美国大使馆内。

  但是在这之前,日本曾因为1983年韩国客机被苏联击落事件一度暂停了与NSA的合作。

  1983年9月1日,韩国大韩航空公司007号客机偏离航道,飞向了苏联部署在远东地区的战略弹道导弹基地,随后被苏联空军导弹击落,机上269人全部遇难。发生在冷战末期的这起事件当时震惊了各国,随后西方阵营加强了对苏联的合围。

  在事件刚发生后不久,苏联否认击落了客机。但日本的一个监控站却截获了苏联军方当时的通讯,显示正是苏联发射的导弹。美国在与日本当局多次协商后,获得了这份通讯记录。

  此后,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柯克帕特里克(Jeane Kirkpatrick)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直接播放了苏联军方的通讯,并指出通讯是在与日本政府合作下截获的。

  这一举动虽然坐实了对苏联的指控,却惹怒了日本政府,日本官员认为美国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日本的监控能力。这之后,日本限制了该国监控机构与美国的合作,NSA也受到了影响。两国监控机构的关系一直到冷战结束后才恢复正常。

  监控亚太地区 发动网络攻击

  除了在东京的办公室之外,NSA目前在日本设立了至少三个监控站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位于距离东京644公里的三泽空军基地。

  这个监控站对外的名字为“三泽安全运行中心”,这个中心执行了一项代号为LADYLOVE的行动。这项LADYLOVE行动是对亚太地区和俄罗斯目标收发的卫星电话、传真、网络数据等通讯进行监控。

  到2009年3月,这个监控站已经被用来监控“16个目标卫星上传播的8000多个信号”。当时NSA局长亚历山大(Keith Alexander)要求工作人员开发新技术以收集“越多通讯越好”,三泽安全运行中心的NSA工程师在2009年的一份报告中说,该监控站不久就会“具备接近‘收集所有卫星信号’的能力了”。

  根据2008年11月的一份报告,NSA还在三泽基地使用了名为APPARITION和GHOSTHUNTER系统,对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尼西亚的“高价值反恐目标”和“中国的非反恐目标”进行监控,通过互联网精确定位监控目标的位置。

  报告指出,这些系统在追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恐怖嫌犯时“非常有用”。

  除了传统的监控手段之外,曝光文件显示,NSA在三泽基地使用了名为“量子嵌入”(Quantum Insert)的网络攻击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