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顶级学者谈世界未来威胁 称拯救大任降中国头上

2019-05-23 作者:采集侠   |   浏览(

  原标题:[岛读]台湾顶级学者:危险在哪里,中国能做什么?

  这几天最令人瞩目的大事莫过于金砖峰会。在世人担心“逆全球化”的今天,已走过十年历程的金砖五国,作为新兴国家的代表,能给世界带来什么、贡献什么样的发展方案,是牵动多方神经的重要议题。

  9月1日,应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之邀,侠客岛参加了台湾著名学者、台湾“中研院”院士朱云汉先生的演讲。有趣的是,这次题为“逆全球化潮流下全球秩序重组与中国担当”的演讲,其中有不少内容与此次峰会内容若合符节。我们编辑了他的演讲实录推荐给大家,相信能读出不少有意味的内容。

  一

  这几年,尤其从去年开始,很多全球的评论家都很担心,说我们世界经济体系是不是正在进入“逆全球化”时代,当然也有人用“后全球化”时代。我认为我们现在并没有进入逆全球化时代,但的确,全球经济面临逆全球化浪潮的袭击。这个挑战对全球经济体系、乃至于全球秩序,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?有没有可能克服或突破?这是我今天演讲的重点。

  今天,此时此刻的全球社会,是由无数多的国家间、政府间、企业和政府,企业间的协议,各种法律安排、规范交织、叠加在一起的。这些严密叠加的多边体制和所对接的国内治理体制和法律安排,建立了高度依存和高度融合的全球经济体系、治理机制、国际秩序。

  但这个秩序并非所有人公平享用。应该说,全世界还有很多人没有机会被纳入这样的全球连接网络,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很难分享经济全球化的果实。比如这张图,全世界所有不同的运输和传输网络密度的非常戏剧化的显现。

  白色是航空网络,航空网络最密集的还是集中在三个地区,一是美国,二是西欧,三是东亚,零零星星还有澳大利亚西岸。看整个非洲,这张图上几乎显现不出来它的航空网络,因为非洲广大的大陆上没有覆盖密度很高的区域航空网。虽然很多社会精英、跨国精英充分享受了今天说明高度有序的全球社会和全球经济,但它的受益面非常非常不均衡。

  也就是说,今天地球上人类生存状态仍旧存在巨大落差,尽管过去30多年,全世界在经济发展方面或者在消除贫穷方面取得很大的进展,但是直到今天为止,我们生活在中国的各位朋友很难想象——

  还有13亿人无电可用;7.7亿人没有清洁的水饮用;25亿人没有起码的现代卫生设备,这些人遍布在非洲,在印度也是比比皆是;有28亿人还是用固体燃料带进行烹调,也就是没有瓦斯或者电,必须要用木材或者木炭或者煤(当然这对健康、空气各方面都是非常大的伤害);还有10亿人居住在24小时可以通车的公路两个公里以外距离的地方……

  用这个标准来看,即使在中国的甘肃,最贫穷最贫困的县和村落处于这个状态的都非常非常少。因为全面建成小康,扶贫计划把电要通往每一村每一户,光纤网也要通到每一家每一户,供水更不用说,这是巨大的落差。

  所以我们不禁要问,战后到现在这段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这个秩序建构,是否还能持续?现有的全球秩序的物质基础和合法性基础是否巩固?它的理念、制度安排是否有缺陷,是否能回应全球经济、社会、政治格局出现的深刻变化?或者简单来说,这个秩序下面所形成的利益和风险分配格局是否合理,是否公平?

  如果这些答案是否定的,那么就意味着,这一秩序的合法性基础是不可能非常牢固的。

  二

  我们的确要很客观和很冷静地说,当前全球经济、全球化,的确面对着相当严峻的、撕裂它的力量。所以,它有可能崩解,至少有这样一种迹象。简单来说,有6个重要对它可能带来威胁和撞击的来源。

  第一,传统核心国家(欧洲、美国、西方国家)内部社会矛盾积累已经达到了临界点,包括分配冲突、世代冲突,族群、宗教和价值观冲突,它以不同形式表现出来对这个体制的不满或冲撞;贸易保护主义、排外主义、反全球化、反精英主义、政治两极化以及导致的民主失灵。这是非常尖锐的挑战;

  第二,大国间的战略博弈与地缘政治冲突。这始终不可能完全超越,也不可能完全摆脱;